你好总理

关于

现在再来吃麦当劳,快成了吃的是一种情怀和回忆😂
中杯可乐只有美帝小杯那么大,天知道薯条已经搁置了多久软成这样,都不怎么撒盐的吗不蘸番茄酱根本没法吃。
大一下学期,才听说小岛开了第一家麦当劳。我第一次吃还是和yuga在芜湖的时候,南方十一月的阴雨天,两个人瑟瑟发抖地尝试了当时很火的樱花冰淇淋。
这又让我想起大二上学期结束准备回家时,在北京火车站门口吃了新出的桃花冰淇淋。
而在大二下学期结束之后的两个月,我的生活基本上都被麦叔叔占据了。
最开始知道自己在美两个月伙食或许要被麦当劳工作餐承包时我的内心是崩溃的。从最初的抗拒油炸食品只吃沙拉,到第一次尝试filet感觉卧槽好好吃,再到一天不吃汉堡心难受打算尝遍店里所有种类。(结果还是没吃全,午餐差了个big mac,早餐的各种biscuit bagel啥的根本没机会吃嘛!)回来后每次吃完都还下意识的要拿着托盘去倒掉。
就在今天早上,还想起一件小事。当时已经调到chums店工作了。我先去午休,表哥让我帮他点个汉堡。于是乎,那天我点了一个cheeseburger,一个mcchicken,一个muffin还有一个薯饼吧(大概😂)帮我点单的kim奶奶惊讶的看着我还问我是不是饿坏了😂(多说一句奶奶对我很好❤)
一上午盘算着中午吃啥的时候,又想起一起在acme工作、做汉堡的小姑娘。她在来窗口拿饮料时和我抱怨,“点cheeseburger不要cheese,那你直接点hamburger不就行了吗?!”。我还安慰她,嗯,客人可能不知道这些汉堡的区别吧。
国内的店里好像很喜欢放湾湾的歌,在tc,经常听到的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乡村摇滚风。每次出来午休,都一直在听歌识曲,还为此建了一个歌单。
在acme坐在窗边可以看到马路对面的湖,在chums能看到大片大片的云朵。而我现在坐的店里,没有窗户。
那段日子真的很辛苦,每次上班坐公交都希望永远不要到站。可现在好想念,其实从离开tc就开始想念了。想念下大雨的清晨我躲在炸薯饼的机器旁取暖,想念红着眼睛强忍着打哈欠向客人问候着good morning,想念刚炸好的薯条,想念忙的旋转跳跃偷喝一口冰可乐的快感,想念每天十点半刚过早午餐交替的时间里期待着第一个点薯条和nuggets的客人的出现,想念oatmeal想念muffin想念每天下班后犒劳自己的flurry和冰摩卡。在纽约,在芝加哥,最常吃的也是麦当劳。从crew到customer,悄悄地观察他们的工作间。
嗯要走了先写到这里吧。

评论

© 桃夭 | Powered by LOFTER